做邻居这么久,你知道谁是纯正的俄罗斯人吗?

时间:2020-09-16 11:35:08点击量:185 作者:张馨予

做邻居这么久,你知道谁是纯正的俄罗斯人吗?

莫斯科圣瓦西里主教教堂。
当我们谈到俄罗斯时,立即会联想到一些特定的名词和符号,比如横跨欧亚大陆的广阔的疆土、莫斯科、圣彼得堡、红场、伏尔加河、十月革命、东正教、沙皇、列宁、普京、柴科夫斯基、普希金、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列宾、列维坦、希施金,等等。
但是,“俄罗斯”这个词对我们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当我们不去追究时,它的意思似乎是清楚的;一旦问起,反倒茫然。
为什么是“俄罗斯”?——译名的流变
“俄罗斯”这个词对应的俄文词是“Россия”,其发音接近于“罗西亚”, “俄罗斯”似乎不是一个恰当和准确的译名。“Россия”一词在不同的朝代和历史时期有不同译名。在元朝时,根据蒙古语它被译为“斡罗思”,明清时期基本上沿用了蒙古的称呼,但在民间和书面材料中也有其他许多不同的叫法,如罗斯、乌鲁斯、阿罗斯、露西,等等。清朝初年的许多文献中也将其称为“罗刹”,这个来自佛经中的带有贬义的称呼可能与当时俄罗斯人在清朝国人中的形象不佳有关。不过当时在以国家相称时则还是多译为“鄂罗斯”或“俄罗斯”。这种称呼上的混乱,直到清乾隆年间官修《四库全书》将其正式统一为“俄罗斯”或简称“俄国”才宣告结束,自此沿用至今。只是在同治年间出版的《新遗诏圣经》中出现了“罗尔西亚”的译名,以求接近俄语原始发音。
俄罗斯的“俄”是如何来的?一种解释是,由于罗斯人抵达中国边境时,最先与蒙古人与达斡尔人等接触,这些民族在提及人名或地方名时,惯于前面加上“俄”(O)的发音,类似于英文中专有名词前的定冠词“the”,于是“罗斯”即变为“俄罗斯”;另一种说法是蒙语中一般不把颤音“P”放在字首,便按照蒙古语的语音规则将其后的"O”放在其面,于是便有了斡鲁思、鄂罗斯等说法。
英语中把“Россия”译为“Russia”,其发音更接近俄语原始发音。日本汉字与朝鲜汉字则将俄罗斯称为“露西亚”,同样比较接近俄语原始发音。旧时上海人将俄罗斯译为“罗宋”,我们今天经常提到的罗宋汤、罗宋人、罗宋面包等都与此有关。
俄罗斯民族与斯拉夫人

做邻居这么久,你知道谁是纯正的俄罗斯人吗?

俄罗斯画家瓦斯涅佐夫作品《封地公的院子》,反映斯拉夫人的生活。
从民族学上讲,俄罗斯民族属于东斯拉夫人,东斯拉夫人包括俄罗斯人、乌克兰人、白俄罗斯人、卢森尼亚人。斯拉夫人的其他分支有西斯拉夫人和南斯拉夫人:西斯拉夫人又包括波兰人、捷克人、斯洛伐克人、索布人;南斯拉夫人则包括斯洛文尼亚人、克罗地亚人、塞尔维亚人、保加利亚人、波斯尼亚人、马其顿人、黑山人。
在罗马帝国时期,斯拉夫人与日耳曼人、凯尔特人一起被罗马人并称为欧洲的三大蛮族,它也是现今欧洲人的代表民族之一。斯拉夫人主要分布于东欧,现今波兰境内的维斯瓦河河谷被认为是斯拉夫人的故乡。斯拉夫这个词的拼写和发音与英语中的slave(奴隶)非常接近,一些人不恰当地把二者关联,造成斯拉夫人粗鄙和低贱的印象。但这纯属误会。在斯拉夫语族中,恰恰相反,斯拉夫有“荣誉”“光荣”的意思,斯拉夫人,尤以俄罗斯人为代表,是很以自己的斯拉夫血统而骄傲的。
关于斯拉夫人的最早记载可以追溯到老普林尼(Pliny the Elder)和塔西佗等古典作家。罗马作家老普林尼在其三十七卷《自然史》中、塔西佗在其《日耳曼尼亚志》一书中,分别提到维斯瓦河一带和日耳曼人东边的维内德人(Venedi),维内德人就是斯拉夫人,这是那时对斯拉夫人最常见的称呼。而东斯拉夫人则被称作安特人(Antes),但安特人有时也指在斯拉夫人之前就定居在南俄罗斯的讲伊朗语的居民或哥特人。
俄罗斯的由来——诺曼说及其挑战

做邻居这么久,你知道谁是纯正的俄罗斯人吗?

俄罗斯画家瓦斯涅佐夫作品,描摹历史上的瓦良格人。
关于俄罗斯历史的开端,传统上有两种主要观点。
一种观点认为在9世纪中叶前后,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迁入的瓦里亚吉(或译瓦利亚格、瓦良格等)人最早带来文明的萌芽,东斯拉夫人在皈依基督教以前在森林里过着互相残杀的野蛮生活(施莱策尔、卡拉姆津、波戈金、索洛维约夫)。
另一种观点则认为东斯拉夫人自古就居住在《往年纪事》所记载的他们所住的地方,它把俄罗斯的起源追溯得非常久远,把俄罗斯历史的开端大大提前到基督诞生以前,甚至提到希罗多德时代(别里雅耶夫、扎别林)。
上述第二种观点与其说是一种基于理性和史料的主张,不如说是表达了一种朴素的民族主义情感,这种情感以为民族的历史越是久远和漫长,民族便越是伟大,属于这个民族的人也就越是值得骄傲。但这种观点并不值得严肃对待,正如俄罗斯伟大的历史学家克柳切夫斯基所言,这种叙述是“脱离时间和历史条件的:我们不知道这个过程的开端和以后的阶段应当确定在哪一个年代,它是怎样和在怎样的历史环境中发展起来的。”
长期以来,第一种观点——也就是俄罗斯历史的诺曼起源说——在史学界占有支配性地位,影响最深最远。许多杰出的研究俄罗斯历史的学者都持有这种观点,除去上面提到的克柳切夫斯基,还有著名历史学家巴耶尔、施洛泽等人。这种观点强调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维京人对于俄罗斯文明的重要影响,维京人就是古代挪威人(一说瑞典人),在俄国历史编撰学里通常被称作诺曼人。诺曼起源说基本上采用了俄罗斯最早的编年体通史《往年纪事》的说法,这部由基辅洞穴修道院的修道士涅斯托尔完成于12世纪初的著作记载了从传说时代到公元1110年间东斯拉夫人及罗斯国家的历史,着重记述了古罗斯国是如何产生的,古罗斯建国后在国内外发生的一些重大事件。
《往年纪事》认为罗斯人是斯堪的纳维亚的一个部落或分支,诺曼起源说接受了这个说法,并把其他原始史料中提到的“罗斯人”(the Rus)、“罗瑟人”(Ros)和“洛斯人”(Rthos)都当作斯堪的纳维亚人。但是这种说法后来受到极大挑战。学者们从人类学、语言学、文学、法学等各个角度对这种观点提出了批驳。